首页 >>

收入不平等、教育不平等……在不平等的时代,怎样的教养方式才是对孩子最好的?

为孩子报兴趣班,辅导家庭作业,安排亲子活动,一起阅读……成为中产育儿“标配”。孩子,变得越来越“昂贵”;教育,投入多少才算够?是什么导致了童年宽松的父母纷纷开始“推娃”,这种育儿过程中的普遍焦虑的缘由是什么?《爱、金钱和孩子:育儿经济学》一书作者、耶鲁经济学教授法布里奇奥·齐利博蒂为我们剖析了育儿这场国家战争背后的逻辑。

《爱、金钱和孩子:育儿经济学》

马赛厄斯·德普克法布里奇奥·齐利博蒂著

吴娴鲁敏儿译

王永钦校

格致出版社

上海人民出版社出版

黛安娜·鲍姆林德的教养方式

我们最想要理解的决策是教养方式。这一概念最早出现于发展心理学领域。因此,我们首先阐明发展心理学家是如何看待教养方式的,以及他们的方式和我们的有何不同。在发展心理学领域,教养方式指父母用于抚养孩子的广义策略。不少这一领域的实证研究(我们在后面会回顾其中的部分研究)表明教养方式对孩子的发展很重要,换言之,在不同教养方式下成长的孩子会拥有不同的偏好、态度和技能。

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的黛安娜·鲍姆林德(DianaBaumrind)对发展心理学中的教养方式理论作出了开创性贡献。鲍姆林德识别了三种主要的教养方式:专断型(authoritarian)、放任型(permissive)和权威型(authoritative)。我们接下来将简要介绍这三种教养方式。

专断型教养方式

顾名思义,专断型教养方式是指父母要求孩子绝对服从,并且对孩子施加严格控制。用鲍姆林德的话来说:专断型父母试图用一系列行为准则塑造、控制并评估孩子的行为和态度,这种行为准则通常是由更高的权威制定的、神圣不可侵犯的绝对标准。他们(指父母)将遵从看成一种美德,并在儿童的行为和信念与他们理解的正确行为发生冲突时,喜欢用惩罚性、强迫性的手段来限制孩子的自我意志。他们相信可以通过让孩子循规蹈矩、限制孩子的自主权、给孩子分配家庭责任来灌输其对工作的尊重。他们认为保持秩序和传统结构本身就具有很高价值;不鼓励在语言上相互让步,认为孩子应该接受自己说的是对的。

瑞典导演英格玛·伯格曼的电影《芬妮与亚历山大》(FannyandAlexander)中的路德会主教厄德瓦·魏格拉斯就是一位虚构的专断型父母。即使是轻微的不服从和不尊重,肃穆、严格和缺乏幽默感的魏格拉斯也会对继子亚历山大施加无情的惩罚,包括殴打、鞭打以及羞辱这个可怜的孩子。亚历山大的悲剧被他对亲生父亲生前的鲜活记忆衬托得更加糟糕,他曾生活在一个艺术家庭(其中包括他的母亲,艾米丽)自由欢乐的氛围中。然而,魏格拉斯并不是一个施虐狂:他相信他是为了亚历山大的长远利益着想,这也是对上帝的尊重。

专断型父母常常会使用体罚。然而,我们需要在专断型父母和虐童者之间划清界限。在现实生活中,虐待通常是家庭功能失调的症状,父母通常有毒品成瘾、酒精成瘾或其他形式的心理障碍。我们在本书中没有涉及这种社会病态,当我们提及专断型父母时,我们也并没有把他们当作这样的人。相反,我们关注的是总体来说善良的父母,他们认为孩子应该遵从父母的原因是这样做归根结底符合孩子的利益。

著名网球运动员安德烈·阿加西(AndreAgassi)的父亲迈克·阿加西是另一个专断型父母的例子。作为退休拳击手和后来儿子的网球教练,迈克从安德烈很小的时候就向他明确表示他必须成为世界上最好的网球运动员。无论是他对网球的个人兴趣,还是他对其他运动的热情,以及他对身体状况的任何担忧都不应该影响或干扰这一目标。在他的自传中,安德烈回忆,有一天他表达了想踢足球而非打网球的愿望时,他的父亲对他怒吼道:“你是一名网球运动员!你将成为世界第一!你会赚很多钱。这就是计划,毋庸置疑。”迈克是一个意志坚定的父亲,和魏格拉斯一样不是虐待狂。相反,迈克·阿加西和魏格拉斯都坚信只有他们知道什么对他们的儿子最好。

虽然魏格拉斯和安德烈·阿加西的父亲所使用的方法都是冷酷无情、近乎虐待的,但是专断的父母也并不总是苛刻的。一些父母可能很严格,并要求孩子服从他们,同时又充满爱和深情。专断型教养方式的较正面代表是玛丽亚的母亲(即法布里奇奥的岳母)特雷莎。在西班牙的佛朗哥独裁统治期间,玛丽亚在一个共有六人的天主教家庭中长大。特雷莎是一位慈爱的母亲,她相信她的任务是实施“一系列由最高权威制定的准则”。规则不需要被解释,不需要被商定,也不需要被理解,它们只需要被遵守。用鲍姆林德的话来说,特雷莎相信孩子们应该接受父母的话总是对的。与魏格拉斯和迈克·阿加西不同,特雷莎没有让孩子们生活得很悲惨。相反,玛丽亚的父母是很慷慨的,他们时刻准备为孩子的未来做出巨大的经济牺牲:所有的孩子得到了很好的高等教育和物质支持,尽管总是在父母的旨意下。

当两位大女儿表达了20世纪70年代的反叛情绪之后——据称是由于过度的自由和“坏”朋友的影响——玛丽亚被她的父母送往一个由天主教保守组织天主事工会(OpusDei)管理的寄宿公寓。她在瓦伦西亚大学上学期间住在那里。她的父母承担了寄宿公寓的全部费用,包括饮食、住宿和认真的管理员的监督服务。公寓的守则包括严格的宵禁和适当的宗教仪式。尽管玛丽亚认为她的大学时代是一生中最悲惨的时光,她的母亲却坚称这是她能给女儿的最好的礼物,这为女儿未来成人后的学术成就播下种子。尽管玛丽亚和母亲对于这件事和其他事持有不同看法,但她深爱她的母亲,并认为自己是一个幸运的女孩。

马赛厄斯的祖父奥托的故事与之类似。马赛厄斯和他的兄弟姐妹都认为奥托是一位容易发怒的老头,对在他房子里吵闹的小孩几乎无法容忍,哪怕孩子犯的是最轻微的违规行为,他也会大声呵斥他们。对于马赛厄斯的父亲迪特玛来说,奥托的专断有更严重的后果。奥托的观点是,在他五个孩子生命的前24年里,他需要一人独自决定他们学习的内容和他们应当追求的人生目标。作为大儿子,迪特玛不得不忍受父亲的这种态度。对于奥托而言,迪特玛的未来职业毋庸置疑应当是继承农场。迪特玛的人生规划也因此遵循这一长期规划,他自己的喜好不重要。因此,在完成学业之后,迪特玛去给另一位农场主当学徒。他甚至不能决定他应该在哪个农场当学徒:奥托包办了一切,把迪特玛丢在了他选好的农场。学徒期满后,迪特玛学习成为一名教师,因为奥托(他自己也是一位老师,像他的父亲一样)认为教师是可以和经营农场兼任的工作。迪特玛自己的喜好(他更希望学习物理或法律)再一次没有在人生的决策过程中起任何作用。后来,奥托对迪特玛生活的蛮横干预导致了父子关系短暂的破裂。但总的来说,奥托达成了他的目标:迪特玛完成了学业,接管了农场,并且像奥托一样有一份为人民服务的事业。迪特玛的弟弟妹妹们有更多的独立性,但是也远远谈不上自由选择他们的人生道路。

放任型教养方式

黛安娜·鲍姆林德提出的第二种教养方式放任型教养方式,恰好是专断型教养方式的对立面。放任型父母遵循了一种自由放任的方式,让孩子们自主决策,鼓励他们独立。鲍姆林德写道:

放任型父母试图以非惩罚性、接受性和肯定性的态度对待孩子的冲动、欲望和行为。父母与孩子就家中政策进行协商,并且对家中规定作出解释。父母对于家庭责任和有序行为几乎不作要求。父母在孩子面前表现为孩子按照自己的意愿使用的资源,不是作为孩子效仿的榜样,也不是作为负责塑造或改变孩子现在或未来行为的积极推动者。父母允许孩子尽可能自我调节、规范自己的活动,避免控制孩子的行为,并不鼓励他遵循外部给定的法则。

正如我们不把专制型父母看成坏父母一样,我们也没有把“放任”这个词与任何负面含义联系起来。当然存在一些父母忽视或完全对孩子放任自流,但我们借用心理学家埃莉诺·麦科比(EleanorMaccoby)和约翰·马丁(JohnMartin)的术语,称这些父母为“忽视型”(neglectful)或者“不参与型”(uninvolved)。与之形成对比的是,放任型父母也关心他们的孩子并希望孩子好,但他们相信给予孩子很多自由是实现这一目标的好方法。在我们的术语中,放任型父母的意思也可以用(我们偶尔会用)自由主义父母来替代。

艺术家与设计师布鲁斯·泽尼斯(BruceZeines)就是一个有意识地采用放任型教养方式的例子。作为独立学习这一激进形式的支持者,泽尼斯是布鲁克林自由学校(BrooklynFreeSchool,BFS)的创始人,这是一所在纽约的“民主自由学校”。这所学校对学生的唯一严格要求是,他们需要参加旨在让学生自由发言的全校民主会议。根据泽尼斯的说法,学校坚信只要学生不干扰他人,学生就可以做任何想做的事。如果确实发生了干扰行为,那么相关人员可以召集会议。

在他的文章《虎妈的对立面》(TheOppositeofTigerMom)中,泽尼斯坦白他的观点来源于他自身对公立教育的体验。“我花了很多时间绘画,但我对老师做的事情并不感兴趣……我开始了自己打造的学习之路,我从校外学到的东西比校内多。”这一经历使他成为了一位放任型家长。“作为父母,我的观点几乎就是让他们自己来。让他们找到自己的道路。你可以称呼我们为悠闲的父母。”他决不会强迫自己的儿子做他不喜欢的事情,相反,他会让他通过自己的兴趣来学习。“在公立学校,孩子因为你的要求而阅读,但强迫孩子做任何事都会让他们不喜欢它。公立学校充斥着遵从、尊敬权威的理念。我们想要听话的孩子吗?还是想要自由思想家,那些能够帮助我们摆脱困境的人?”他认为,他的激进教养方式让他的孩子无所畏惧,并且敢于质疑大人错误的或肤浅的观点。

下面,我们列举两位虚构的放任型父母,即青少年喜剧电影《贱女孩》(MeanGirls)中雷吉娜的母亲乔治太太,和电视剧《吉尔莫女孩》(GilmoreGirls)中的两位主角之一罗蕾莱·吉尔莫。乔治太太称自己为一位“酷妈妈”,并表现得非常少女。她用青少年的流行语和女儿交谈,虽然看起来很傻,但也让她真正接触到了女儿的想法。她十分倡导自由主义并反对传统,甚至到了允许孩子们在家中饮酒的地步,她也不反对自己十几岁的女儿沉迷于滥交,甚至于在雷吉娜带沙恩·奥曼来家里时主动提供避孕套。简而言之,乔治太太是一位放任型母亲,因为她没有强加给女儿任何传统成人价值观,并支持小女儿的个人意愿。

罗蕾莱·吉尔莫并没有像乔治太太那样过分放任,她小时候母亲很专制,而父亲是个工作狂,导致罗蕾莱自身既叛逆又独立。怀孕之后,她离开家庭,以单身母亲的身份生下并抚养女儿罗里。作为母亲,她试图成为她母亲的反面。对于女儿她从不专断,而是保持开放、关怀、同情和支持。罗蕾莱总是认真考虑罗里的观点,事实上,她常常向女儿咨询她自己的工作和情感生活。尽管罗里拥有她生活中的所有事情的最终决策权,罗蕾莱归根到底还是一位非常尽心尽力的母亲。她关心罗里的日常幸福,也关心她的学业成就。有人可能认为她的教养方式中90%是放任型的,10%是权威型的,我们将在下一节介绍后者。

权威型教养方式

权威型教养方式采取了折中手段。像专断型父母一样,权威型父母试图影响孩子的选择,但不是通过命令和约束,而是通过说理和努力塑造孩子的价值观来达到目标。用鲍姆林德的话来说:

权威型父母试图以理性、问题导向的态度引导孩子的行为。他们鼓励交流上的互相让步,和孩子分享他们的方针背后的道理,当孩子拒绝遵循时征求他的反对意见。自主意愿和遵守纪律被认为同样重要。因此,父母在孩子和自己发生分歧时对孩子施加坚定的控制,但不完全限制孩子。父母强调自己作为成年人的观点,但也认可孩子的个人兴趣和独特的行为方式。权威型父母既肯定孩子目前的行为,但也为未来的行为设定了标准。父母使用理性与权力,通过规律的塑造和思想的巩固来达到目标,并且不基于群体共识或孩子的个人愿望作出决定。

鲍姆林德的话读起来像是推荐这一类型的教养方式,这和最近一些书籍、网页和博客为寻求建议的父母提供的推荐一致。它和当下许多工业化社会中产阶级父母所追求的目标相契合。我们必须承认,鲍姆林德很精准地把握了我们二人作为父亲想要做的事。如果本书不过是另一本现代育儿指南,那么剩下的部分将提供如何成为真正的权威型父母的方案。然而,我们的目标有所不同,我们想要理解为什么父母采取某种特定的教养方式,为什么他们的选择取决于他们所生活的社会的经济状况。在我们能做到这一点之前,我们需要探索不同的教养方式最后的实际效果。

作者:马赛厄斯·德普克法布里奇奥·齐利博蒂编辑:蒋楚婷责任编辑:张裕

文章来源:川航航班备降深圳

标签:孙杨听证会,济南双胞胎白狮,白城一办公楼倒塌,中国投资有限责任公司,NPC办告别演唱会